rss 推荐阅读 wap

聚焦北京_论坛_房产网_旅游_了解全国前沿新闻资讯!

热门关键词:  www.59ri1.com  as  云南  xxx  自驾游
首页 环球资讯 城市报道 今日聚焦 头版头条 娱乐体育 吃喝玩乐 金融理财 购物消费 健康养生 创新创业

疫情之下加拿大孩子的暑假变味了

发布时间:2020-08-01 11:29:09 已有: 人阅读

  每年7月1日是加拿大国 庆节,也是当地学生暑假的第一天,加拿大孩子的暑假也重视“德智体美劳”五个方面,即参加社会公益活动、阅读、写日记、做小课题、、学习各种文娱特长等等,但今年由于疫情,加拿大孩子的暑假生活与往年大不同。

  暑假期间一些中小学的高年级会组织学生到国外从事公益活动。如我儿子以前就读的一所教会学校,8—12年级就有去危地马拉或塞拉利昂“教当地孩子说英语”的“公益修学项目”,虽然有的老一辈家长吐槽“纯属形式主义”“对当地孩子有骚扰无帮助”,但大多数学生还是很重视这项“德育活动”的——只是“海外德育活动”实在太费钱,不少家庭“跟风”不起,只能转而选择参加“本地公益活动”,一般是给政治家、非营利组织或商业机构组织的活动当。义工虽然通常没报酬,但活动组织方会发“义工凭证”,学校打“德育分”要看义工时长,不少大学在招生时,也有“义工时长”的要求。

  今年因为“防疫限行”, 国内义工活动机会大为减少,首先,活动就比往年少很多(在刚刚过去的加拿大国 庆节,街头几乎看不到往年“国旗飘飘”的热闹场景),其次,由于许多加拿大省份规定“安全社交距离”,要求“聚集性活动不得超过50人”,因此即便仍然举行的活动也“冷冷清清”,我的两个孩子暑假刚开始时参加了钢琴老师组织的汇报演出,总共不过20个学生,却分成两场,传统的演出后大合影也被取消,甚至和老师的单独合影也要“保持两米间隔”。7月7日,为加拿大暴力对待一名UBC大学华裔女生,我和几个当地朋友组织了一次,本来邀请了好几个中学生当义工,但因为要遵循“不得超过50人”的“防疫规定”,结果活动规模大为受限,跃跃欲试的“小义工”们也只能推举一人当代表。

  加拿大中小学的暑假“指导信”通常会明确要求“一定要完成假期作业”,并且“建议”学生每天记日记,多阅读,多写作。加拿大在9年级以下(相当于中国初三),学校教育以启发式为主,知识点灌输有限,自然科学范畴的课程十分简单,5年级小学生不会做四则运算不是什么稀奇的事,平时课程如此,暑假作业也不会太难为学生,通常学期结束前,会留下几个“课题”,让学生完成。

  所谓“课题”,其实就是布置一个需要翻书或上网查阅资料,然后自行编排组织成文的题目,这个题目可能是自然科学范畴,也可能是人文范畴,但大多和社会、生活有关,并不艰深,学生不用花很大力气就能完成,目的是培养学生对社会的关注意识和自己动手查阅资料、组织资料的能力,这个能力在北美十分重要,因为从小学到博士后,几乎所有的作业和考试,都有这样的环节,只是难度不同而已。

  所谓“日记”其实也是半强制性的暑假作业。原则上学生应该每天在“暑假日记本”上记录一件当天印象深刻的事。不过实际上这个“日记”并不那么严肃,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,许多小学生的“暑假日记本”中,大多数页面都只记着“今天天气很好”“今天出门游泳”之类一两句话,也有些孩子会用图画而非文字去“写日记”,把“日记”写成类似四格漫画形式的也不在少数。

  此外,加拿大社区活动中心或公益图书馆,一般也会在暑假举办“读书会”之类“智育活动”,指定一个读书选题,参加的孩子在特定时间读完,并通过读书笔记或演讲来“汇报学习成果”,获奖者能得到一些小奖品。这种活动很受孩子们欢迎。

  今年因为疫情,春假至暑假,整个学期其实都在“上网课”“在家做课题”,孩子们对传统的暑假项目反倒“没了新鲜感”,无所适从。由于担心“二次疫情”,绝大多数社区活动中心、社区图书馆也仍然处于关闭或“实质性关闭”状态,孩子们最喜欢的“读书会”停办了,连借书回家看都很难办到,只好自己在家读读“存货”。

  “一对一”学习音乐、美术之类“私课”的孩子,暑假往往会“放羊”,因为老师一家也要过暑假。不过,今年疫情导致暑假课外班也“加码”:我儿子们的暑期钢琴课今年悄然增加——“防疫限行”让钢琴老师一家也放弃了暑期出国度假。

  许多加拿大城市的室内游泳池、滑冰场都已关闭了一段时间,一些城市因为担心“社交聚集”,甚至把社区体育设施人为“破坏”,如我家附近的两处活动场地,篮球架被拆掉篮圈,单双杠被拆掉横杠,秋千被卸了底板,实在没法拆的滑梯、攀登架,则用类似保护现场的胶带围了一圈,“闲人免入”。

  不过新冠病毒的“杀伤力”似乎已明显减弱,虽然还有确诊病例,但基本上已经“不死人”了,因此一些社区“体美劳”活动也在恢复:停了3个月的绘画兴趣班如今已重新开课,社区游泳集训队“恢复训练在即”。

  加拿律规定,12岁以下孩子不得独处,也不得单独活动,由于人工贵,没有全职妈妈、爸爸或老人帮忙,参加夏令营几乎是暑期小学生唯一的选择。7—9年级(相当于初中)学生已可单独活动,但这一阶段的学生处于从“以玩为主”向“以学为主”过渡阶段,为让他们尽快适应更高阶段的学习节奏,家长也常常选择让他们参加各种夏令营或暑期班,既有以巩固学习知识为主的,也有强身健体的,还有通过参加社会活动积攒“社会分”的。9年级以上的,已是“准大人”,一般自主选择暑假怎么过。

  加拿大中小学很流行海外游学,但今年因为疫情,几乎所有“海外科目”全部被取消。尽管欧盟已宣布放松对加拿大人的旅行限制,加拿大国内航空公司也放宽了航班“安全间隔”限制,这意味着可以卖更多票,但今年暑假,加拿大孩子参加夏令营的却仍然很少,一方面因为票价大涨,另一方面、更重要的原因,是家长仍然担心安全问题,宁可让孩子们“宅”在家里,也不愿让他们冒险出门。

首页 | 环球资讯 | 城市报道 | 今日聚焦 | 头版头条 | 娱乐体育 | 吃喝玩乐 | 金融理财 | 购物消费 | 健康养生 |免责声明

-----本站微商推广业务由盘锦凤推传媒独家所有-----咨询QQ 849410673----- Copyright2008-2022 聚焦北京 www.jing010.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-10

电脑版 | wap